归化球员首先需文化认同 能否适应中国足球待观察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9-02-01 16:46

归化球员首先需文化认同 能否适应中国足球待观察

2019-02-01 15:35来源:射门中国国足/德国/足球

原标题:归化球员首先需文化认同 能否适应中国足球待观察

一夜之间,归化球员、改籍国脚成了中国足球的热词。

1月31日晚,北京国安俱乐部宣布了两名归化球员侯永永和李可(延纳里斯)加盟;随后秘鲁体育大学俱乐部也官方宣布,华裔球员罗伯特·萧加盟广州恒大。

中国足球终于踏上了“归化”这条河流。

李可本名延纳里斯,出自阿森纳青训。

去年12月20日,中国足协在上海召开总结大会,国家体育总局副局长、足协党委书记杜兆才明确表示,中国足协将“积极推进优秀外籍球员的归化工作。”

“未来中国足协将出台关于归化球员的实施政策,协助俱乐部试点归化具有较高水平的优秀外籍球员,参加中超联赛。”

而根据此前《北京青年报》等媒体称,国安、申花和恒大就是试点俱乐部。

事实上,使用归化球员在国际足坛并非个案,像意大利的卡莫拉内西、西班牙的塞纳、葡萄牙的德科等案例,相信国内球迷早已耳熟能详。

在本届亚洲杯上,中国队的两个小组赛对手吉尔吉斯斯坦和菲律宾,也堪称是归化球员的代表。前者有多名德国海外球员加盟,而后者更是几乎全队都是英国人、德国人、西班牙人、丹麦人。

侯永永来自挪威。

不过从结果来说,大量的归化球员并没有完全提升他们的战斗力:菲律宾的“雇佣军”在小组赛里三战尽墨,证明欧洲二三流联赛里的球员并没有多么高不可攀的实力;吉尔吉斯斯坦略胜一筹,但也仅仅是打进了赛事的16强而已。

由此看来,在国外长大并接受国外足球训练的混血球员并不一定会高过中国本土球员,所以在这些球员的选择上,必须要擦亮眼睛,决不能够建立起“归化、混血球员=高水平球员”的思维定式。

那么效力英冠的延纳里斯和挪威的侯永永究竟啥水平?只能联赛检验了。

而关于归化的学问,亚洲足球也经历了几个阶段。总体而言,就是逐渐建立文化认同的过程。

延纳里斯曾在英冠效力。

走在最前面的莫过于日本队。早在1990年代初期,巴西人拉莫斯作为球队的中场核心,帮助日本队在1992年的本土亚洲杯上首度抡元。在球队1998年首次打进世界杯的历程中,巴西前锋吕比须也一直都是球队的主力人选。

2002年世界杯上,另一位巴西球员三都主,也披上了日本队的战袍,随队一起打进了本土世界杯的16强。

三都主。

由于巴西当地就有大批的日侨,且日本足球早年深受巴西足球的影响,两者关系形同师徒,因此在日本国家队早年的归化中,那些效力于J联赛有出色表现,却无法入选巴西国家队的球员,往往会得到日本足协的青睐。

他们是属于提升即战力,毫无文化背景的外援。而在尝过世界杯滋味后,日本队开始注重血统的“归化”——田中斗笠王、酒井高德,以及哈韦纳尔等有一半日本血统的球员开始进入球队。

田中斗笠王有巴西血统。

另一支亚洲劲旅伊朗队,在奎罗斯出任球队主教练之后,也开始大幅度寻找归化球员。

由于伊朗在欧美各地有着大量的侨民社区,尤其是在德国和瑞典,不少有足球天赋的伊朗裔少年也纷纷走上了踢球的道路。

伊朗的归化球员中,包括效力过比利时U19队伍的前锋古尚内贾德,效力过德国青年队的中场大将德贾加,随后伊朗队又归化了入选过瑞典队的伊朗裔射手萨曼·古杜斯。

德贾加。

然而在奎罗斯麾下,这些归化球员与本土球员之间的合作并不融洽,本土球员把这些成长于海外的伊朗后裔视作外人,与他们也显得貌合神离。

时至今日,这批奎罗斯和伊朗足协苦心联系到的归化球员,也只有曾入选过德国青年队的队长德贾加一人站稳了脚跟。

本届亚洲杯上,球迷们或许也发现了一个有趣的细节,伊朗全队在高唱国歌时,只有队长德贾加一人闭口不唱。

这并不是因为他“不爱国”,而是因为他尽管出生于德黑兰,但从一岁起他的生活就在德国度过,因此波斯语说得并不好,更遑论唱国歌了。

罗伯特·萧(中)加盟广州恒大。

所以就这点而言,在实力之外,文化认同必须是归化的第一要务。

要想让11名场上队员做到精诚合作,交流就必须做到尽可能的无障碍,所以几名归化球员首先需要学好中文。

此外,国安归化球员延纳里斯和侯永永都自幼生长在国外,他们接受的是西方的文化教育,要想融入中国社会环境就需要一定的时间,更何况是情况复杂、朝令夕改的中国足球?

不过,延纳里斯将姓名改为李可,可以算作是融入的第一步。

现今时代,华人华侨分布于世界各地,这批归化球员也同样来自世界各地,他们与球队主体即本土力量之间能否融洽,也将会决定他们是否能够有效帮助球队。

归化虽然是一步可能的好棋,但更重要的,始终是做好本国青训的培养,万不可本末倒置。

澎湃新闻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